第28章 救出满桂

推荐阅读:抗日保安团明末火器称王佳媳名门医女乘龙补天记重生小地主凤月无边异世灵武天下桃运官途

    迎着寒风骑在马上狂奔着,羽箭不停的落在背后地面上,距离王业泰背后一百米的距离,十几个白甲兵狂追着。

    周遇吉战马在王业泰稍靠后一点的距离奔跑,看着王业泰的背影,周遇吉一脸的不可思议。差不多二百步距离,王业泰一铳射翻了奴酋,再一铳射断了建奴的大旗,百万军中取上将人头,这,难道这王副将是赵子龙转世不成?不,王副将本领也就那样,关键是那杆奇特的火铳!

    一里多的距离,只需要片刻便到,当终于通过石桥到达永定门下时,王业泰松了口气。

    “轰轰”两门虎蹲炮开火,数百颗小弹丸疾射出去,追近石桥的十几个白甲兵被射下战马五六个,其他的不得不勒马退了回去,不甘心的在远处巡弋着。

    王业泰没有理会这几个白甲兵,而是定睛向战场看去。两里外的战场战事依然激烈,不过八旗兵的攻势比刚才有些混乱,明显受到了统帅被射杀的影响。

    统帅被杀,将旗被砍到,这对任何一只军队来说都是灾难性的,混乱也是不可避免。就是不知道满桂能不能抓住机会,趁机杀出重围!

    “将军,您这火铳?”周遇吉实在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凑过来低声问道。

    王业泰心中叹了口气,就知道汉阳造一出便会非常麻烦。

    “周团总,我能不能拜托你件事?”王业泰轻声道。

    “啊,将军您说。”周遇吉受宠若惊道,现在的王业泰在他心中地位极高,不仅是被王业泰提拔的原因,还有王业泰表现的爱兵如子,以及刚刚那种万军之中纵横自如的大无畏气概,都让周遇吉十分心折。

    “就是这火铳的事,能不能就烂在你的肚子里不和任何人说起?”王业泰郑重道。

    “这?”周遇吉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如此神兵利器乃是建功立业的极大利器,自然不能轻易让别人知道,于是便拍着胸脯保证道:“将军放心,属下发誓不会告诉任何人,便是我的家人也不会告诉!”

    王业泰满意的点点头:“我信得过周团总。”

    然后又解释道:“这火铳乃是前些年我偶然遇到一个西夷和尚,花费重金从他手里购得。不过这火铳和我大明火铳完全不同,需要特制的叫做子弹的东西才能使用,而那西夷和尚就给了我二十多颗子弹,用完了便和烧火棍没什么两样。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不愿使用它。这几年我也私下里找了好些大明最好的工匠,想弄清楚制作这种火铳和子弹的办法,愿本打算成功后献给朝廷用以装备我大明军队。谁知道好些工匠看了都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仿制。”

    原来这样啊,周遇吉恍然明白了过来,原来这火铳出自西夷啊,怪不得如此厉害。西夷的火器犀利周遇吉自然清楚,明军的红衣大炮便是来自西夷,有更厉害些的火铳也能想象。

    “既然无法仿制,献给朝廷也是无用,所以我便不希望有更多人知道,周团总你要理解本将。”王业泰最后道。

    他要把周遇吉当作心腹培养,这种事情便也不隐瞒,而且也隐瞒不了,毕竟汉阳造不能一直藏着不用。有时候适当和属下分享一些秘密,有助于拉近双方的关系和感情。果然王业泰的一番话让周遇吉很是感动,有种被当作自己人的感觉。

    “将军,咱们怎么和朝廷解释射杀奴酋和射倒建奴将旗的事情啊,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周遇吉悄悄的问道。

    王业泰笑道:“有什么不能解释的?咱们诈降被引到了奴酋那里,你我突然暴起,我以事先装填好的火铳射杀了奴酋,周团总你一箭射倒了建奴将旗。然后咱们又从建奴骑兵的追杀下逃了回来,这都是发生在众目之下,城头的各位大人也都亲眼看到啊。”

    “将军,我,我……”听王业泰要把射倒建奴将旗的功劳送给自己,周遇吉真的感动的无以复加,嘴唇哆嗦着不知道该如何说什么,只是反复说着不行。

    “周团总,我是把你当作自己人的,给你便给你了,不需要推辞。”王业泰笑吟吟道。

    “将军,世子爷”周遇吉嘴唇哆嗦了半天,神色坚定了下来,“世子爷,以后周遇吉便是您的人,从此以后您让我干啥我就干啥,绝没有二话!”

    王业泰心里乐开了花,终于,这周遇吉归心了,自己有了一员心腹悍将。和周遇吉相比,区区一点功劳又算得了什么?

    “周兄弟放心,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有我王业泰的便有你的。”王业泰慨然道。

    这边收服了周遇吉,那边的战场,形势又有了变化。

    满桂不愧是明末有数的悍将,其领兵确实有超人之处,敏锐的抓住了八旗兵因为主帅别杀的混乱,带着残余的部下拼命杀出了重围,向着永定门而来。

    八旗兵阵列中,大部分领兵的后金将领已经不顾得对付满桂,而是心中充满了恐惧,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将旗倒下,那意味着领兵的贝勒阿巴泰受到了明人攻击。

    这些将领颗不知道实际情形,不知道杀死阿巴泰射断将旗的只有三个明人,还以为阿巴泰所在遭到了明军大军的突击的缘故,毕竟身在千军万马之中根本看不清阿巴泰处的情形。所以那里还顾得上再围杀满桂,一个个带兵向着中军处奔回。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浑身浴血的满桂带着最后的千余部下冲出重围,通过护城河,逃到了城墙之下。

    “满桂将军!”王业泰迎了过去,向着满桂抱拳行礼。

    虽然满桂此次出战遭到大败,但非战之罪,就他属下这不到一万乌合之众,换做是谁领兵也是白搭。相比逃离北京的关宁军祖大寿,满桂这种明知道会败会战死却仍然听从朝廷命令的将领才是真正值得让人敬佩的。

    “多谢世子爷出兵救援!”满桂双手抱拳深深的躬下身去。

本文网址:http://www.1778go.com/xs/7/7541/66633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1778g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