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御前军议

推荐阅读:抗日保安团明末火器称王佳媳名门医女乘龙补天记重生小地主凤月无边异世灵武天下桃运官途

    宫里来人?王业泰就是一愣,刚刚从宫里出来不久,崇祯怎么又要见自己?不过既然崇祯相召,王业泰也不敢怠慢,匆匆的出门去了。

    房间里,众勋贵子面面相觑,皇帝急匆匆的派人来找王业泰,难道王业泰这厮真的受到了皇帝的器重?

    “哼!”徐子玉冷笑一声:“王业泰这厮靠捐银谄媚陛下真不是个东西!诸位,王业泰捐银向皇帝表露了忠心,却是把咱们这些家架在了火上烤。新建伯府都捐钱了,咱们是不是也应该跟着捐?”

    “这……”众人面面相觑,这才反应了过来,可不是嘛,新建伯府向皇帝表了忠心,自己这些家要不捐些银子用以犒军的话,是不是对皇帝不忠?可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一捐就是十万两,也只有王业泰这样的王八蛋才能作出这样的败家行为!

    “更可恶的是,王业泰第一个捐银赢得了彩头,咱们即使跟着捐银的话也不会被陛下赞赏,王业泰这不是坑人是什么?”徐子玉鼓动着唇舌,竭力抹黑着王业泰,他要让所有勋贵都孤立新建伯王家!

    “王业泰这厮真可恶!真是个小人!”吴惟华怒气冲冲的道,其他勋贵子弟也纷纷符合。便是和王业泰交好的李国帧等人,此时也闭上了嘴巴。

    王业泰当然不知道这些,他急冲冲的出了春风楼来到大街上,一个宫里的小太监正不耐烦的等在那里。

    “新建伯世子,你可让咱家好找,陛下召见,赶紧随着咱家进宫去吧。”

    不带烟火气息的的一枚银锭递在了小太监手中,重二十两的银元宝,小太监脸上露出了矜持的笑容。

    “这位公公,不知陛下急着召见在下所为何事?”进宫的路上,王业泰悄悄地问道。

    小太监看了看左右,悄悄道:“城外传来了消息,建奴昨日屠了固安城,陛下龙颜大怒,召见孙老督师和梁兵部讨论战事,想起了你早上献的退敌之策来,这才招你前去问对。”

    原来如此,王业泰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兴奋了起来,折腾的时刻来了!

    很快进入皇城到了乾清宫,向崇祯叩拜之后站起身来,便见到殿内还有两个身穿大红官袍的官员,一个六十多岁花白胡须精神矍铄正是蓟辽督师孙承宗,另一个四十来岁国字脸膛乃是新任兵部尚书梁廷栋。

    崇祯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瞪着王业泰,怒斥道:“王业泰你来的为何如此之晚,让朕和两位大人等了你半天。”

    王业泰连忙告罪:“回陛下,微臣离开皇宫后腹中饥饿,便在街上找了一处酒楼吃了顿饭,陛下派出寻找的使者却是径直去了新建伯府,于是就耽搁了一些时间。”

    崇祯摆了摆手,没心纠缠这些破事,扭头对孙承宗道:“王业泰被朕喊来了,爱卿有什么疑问尽管问便是。”

    孙承宗答应一声,把身子转向王业泰:“新建伯世子,陛下说你有让建奴退兵之策,不妨说给老夫听听。”

    “是,老大人。”王业泰恭敬的道。

    孙承宗,在天启朝便担任兵部尚书蓟辽督师,一手打造对建奴的关宁锦防线,为朝廷拓展土地四百多里,训练关宁精兵十多万。主持辽东军务数年,孙承宗虽然没有对建奴有太大的战绩,却把建奴牢牢封锁在关外,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是也。

    而孙承宗离职后,关外的战事便急转而下,特别是袁崇焕杀了边帅毛文龙之后,局势更加糟糕,以至于后金兵直接破边墙而入打到了北京城下。

    对孙承宗,王业泰有着发自内心的尊敬,当下便把自己的谋划详细解说着。

    在王业泰讲诉的时候,孙承宗没有插言,只是眉头微皱,让王业泰心中有些忐忑。

    “世子,你刚刚说攻打遵化封锁边墙断建奴后路。可你想过没有,便是打下遵化,便真的能断建奴后路吗?”孙承宗目光炯炯的看着王业泰道,“建奴采取的是因粮于敌的计策,靠的是抢劫我百姓获得军粮,后路本身对他们便没有什么意义。若是其对后路不闻不问,而是肆意在我京畿各处肆意抢劫又该怎么办?”

    王业泰道:“老大人,那样岂不是很好?咱们可以集中重兵于蓟州,建奴抢劫饱了终归要回到关外,他们只有山海关和蓟州两处可走。山海关天下第一雄关想打下实在太难,所以必然还会从蓟州撤兵,咱们正可以以逸待劳,靠着边墙和城防,利用地利和建奴展开大战。

    老大人,恕我直言,我军连遭失败,在野战中根本不是建奴的对手,对他们的抢劫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能做的也只是固守各处城防,等待建奴抢劫完离开。与其各路援军赶来北京被建奴各个击破,不如集中兵力在蓟州山区和建奴决战。”

    王业泰的话很难听,可无论是孙承宗还是兵部尚书梁廷栋都无力反驳。在赵率教阵亡、满桂兵败,祖大寿带着关宁骑兵私自撤离北京之后,明军已经失去了和建奴野战的能力。

    “世子恐怕有所不知,”兵部尚书梁廷栋说话了,“你的建议看似不错,其实实行起来几乎不可能。按照我大明军队补给制度,各省勤王援兵都是客兵,他们一路上所需粮食都是由地方官府提供,自身却是不带粮草的,而蓟州各地经历过建奴过境,十多座城池被打破,无数的百姓惨遭建奴杀戮,根本无力提供各路援军所需。

    各省援军齐聚蓟州,恐怕不用建奴来打,光是缺粮用不了几日大军便会崩溃!”

    梁廷栋的话直指问题核心,大军未动粮草现行,没有粮草补给,计策再好也不过空中楼阁纸上谈兵。

    孙承宗手捋着胡须微微摇头,这新建伯世子真是太嫩,连大明的国情都没有搞清楚就胡乱出主意,平怕浪费大家时间。

    王业泰也愣了一下,他确实没有想到有关粮食的问题,对大明的军队补给也确实不了解。不过后世卖过保险搞过销售的他反应极快,顷刻间便想出了对策。

    “陛下,两位大人,俗话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咱们想出解决援军粮食补给的办法不就行了。”

本文网址:http://www.1778go.com/xs/7/7541/63366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1778g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