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一帮寄生虫

推荐阅读:抗日保安团明末火器称王佳媳名门医女乘龙补天记重生小地主凤月无边异世灵武天下桃运官途

    “哈哈,业泰兄,你今日真是胆肥了,连母夜叉都敢调戏,他日被母夜叉抓住怕不要一顿好打!”吴惟华幸灾乐祸的嘲笑道。

    “业泰反正将来都要和张妙音成亲,现在挨几顿,成亲之后在床上加倍打过来就是。”襄城伯世子李国桢挤眉弄眼道。

    “哈哈哈,在床上谁上谁下还不一定呢,业泰现在打不过张妙音,以后在床上估计也是被骑的料。”吴惟华怪笑道。

    “哈哈哈……”房间内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笑声,气氛格外的欢快。

    定国公世子徐子玉也在笑着,不过笑容有些勉强。

    王业泰嘿嘿的笑着,调动脑中的记忆回忆和这些家伙的关系。以前的王业泰是个活宝,行事荒唐却为人四海出手大方,和勋贵子弟们关系很好。唯一关系一般的便是定国公世子徐子玉,以前的王业泰大大咧例根本不知道徐子玉为何反感自己,而现在的王业泰只是稍加观察,便明白了其中原因。徐子玉这厮应该是喜欢母夜叉张妙音的,因为众人一提起张妙音和王业泰的关系徐子玉脸色便会有些难看。

    这王八蛋,竟然敢惦记自己的女人!王业泰心中不禁生出了怒火,张妙音和自己正在谈婚论嫁,以后八成便是自己的老婆,不管自己对张妙音观感如何,但有人敢惦记她让王业泰很不舒服。

    不过王业泰暂时没动声色,而是暗中观察盘算着,想着找准机会狠狠的坑这王八蛋一次。

    “诸位,你们在此聚会,却不喊上我,真他娘不够意思。”王业泰开口打断了这些王八蛋对自己的嘲笑。

    “业泰兄,不是不叫你,你不是被令尊禁足了吗,已经一个月没和兄弟们一起耍了。”李国帧歉然道。

    “哈哈,他哪里是被禁足,是害怕母夜叉找他算账。”吴惟华大笑道。

    王业泰轻轻看着吴惟华,发现这厮今天蹦跶的很欢快,几次带动众人嘲笑自己。根据记忆中的历史知识,这厮后来是主动投降清朝当了汉奸的,想到这里,王业泰顿时对这厮没了好感。

    吴惟华还在欢快的说笑着,王业泰一杯酒泼了过去,正泼吴惟华一脸。

    “王业泰,你发什么疯!”吴惟华跳了起来,忙不迭的擦着脸上的酒水,怒声道。

    “吴惟华,亏你还和我称兄道弟,难道你就没听说过一句话叫做朋友妻不可戏?张妙音将来会是我的妻子,也就是你的嫂子,你动辄母夜叉相称,我泼你一脸酒是轻的,再敢信口雌黄老子便揍你!”

    房间里的笑声顿时嘎然而止,众人没想到王业泰会突然翻脸。一直以来,王业泰给众人的印象便是对和张妙音的联姻不满意,自己对张妙音也是母夜叉相称,并且想方设法拒绝和张妙音结亲,怎么现在竟然维护其张妙音来了?

    “业泰兄,都是玩笑,不至于。”李国帧劝道,其他几个向来和王业泰交好的勋贵子弟也纷纷相劝。

    吴惟华脸色又青又白,却不敢再说,因为王业泰发起飙来真的会打人的。王业泰是新建伯世子,吴惟华不过是恭顺侯的弟弟,并无爵位继承权,论身份便有差距,而且王业泰身高体壮,吴惟华则矮小枯瘦,论打架根本不是王业泰对手。

    “一场玩笑,吴惟华确实有些过火,不过众兄弟都是过命的交情,言谈无忌也能理解。业泰贤弟不要太过在意,吴惟华你以后说话也要注意些。”

    徐子玉发话了,他是定国公世子,以后的定国公,论地位在众人中最高,他发话这场过节便揭了过去。不过王业泰能够听出,这厮皮里阳秋很是阴损,明着是责备吴惟华,暗中的意思却是说他王业泰小肚鸡肠。

    话题转移,众勋贵子弟开始谈论其现在的局势,并不是关心战局,谈论的却是兼并土地的事情。八旗兵在北京城外肆虐,动辄屠城,所过之处百姓或被杀死或被掠走为奴,留下大片无人的土地,这些勋贵子弟便打起这些无主田地的主意。

    “大明各路援军纷纷到来,建奴用不了多久便会退兵。诸位,要抢占地盘需抓紧,趁着混乱时占了,花点银子在官府更改地契黄册,这种事情向来是手快有手慢无,让那些文官士绅先下手了,咱们连汤都喝不到。”徐子玉一脸严肃的对众人道。

    “圈占田地简单,可是田地上的百姓都被建奴杀了掠走了,咱们上哪去找人给咱种地?”李国帧为难道。

    “找人还不简单,陕西连年大旱,流民无数,只要给他们口吃的,还不巴巴的为咱们当牛做马?”吴惟华笑道。

    朝廷忙着对付建奴入侵,国事如此艰难,这些人却在盘算着兼并侵占土地,这让王业泰对他们十分不耻。一帮躺在祖先功劳簿上的寄生虫,只知道挖朝廷的根基,只知道拼命为自己捞好处,简直就是大明的毒瘤!

    “业泰兄,令尊在通州领兵,你家最是有条件,可以趁着机会多弄些田地。”见王业泰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李国帧劝道。

    王业泰摇摇头:“没钱!”

    徐子玉冷哼了一声,不悦道:“业泰你这样就不地道了,这两天你新建伯府典卖了宣武门里街的五间店铺,不就是想筹钱借着这个机会圈占田地吗?怎么,难道说你新建伯府想吃独食不成?”

    王业泰冷笑道:“谁说我家典卖商铺是为了圈占田地?我是筹了十万两银子献给了陛下!就在刚刚我才从宫中出来。现在建奴在城外施虐,北京城危若累卵,朝廷国库一贫如洗,连用来犒赏三军的钱粮都拿不出。若是北京城被建奴攻破,别说圈占土地赚钱,大家伙儿的身家性命全部玩完。我王业泰是阳明公子孙,自然不能看着这种事情发生,所以破家为国捐献银两!”

    王业泰说的大义凛然,然而众勋贵却是一副看傻子的模样看着他。

    “十万两银子啊,业泰贤弟你好豪气。”徐子玉笑吟吟的道,“陛下一定对业泰贤弟大加赞赏才是,以后众兄弟都要仰仗业泰贤弟了。”

    “是啊,是啊,”吴惟华连忙跟着道,说着捧起了一杯酒,“业泰兄,请原谅小弟刚刚的不敬,以后业泰兄封侯拜相飞黄腾达之时别忘了小弟。”

    徐子玉和吴惟华一唱一和,一股嘲弄的味道扑面而来,屋内大部分勋贵都笑了起来,都是对王业泰的嘲笑。都是光屁股一起玩大,王业泰这草包有几斤几两谁不清楚?封侯拜相,做梦去吧!再说大家本来就是公侯继承人,还封个屁的侯!伯爵变成侯爵很有意思吗?

    “拜相不可能拜相,我大明的制度内阁大学士只能由文官充任,没咱们勋贵的事。不过封侯吗,不是不可能。”王业泰转动着手中的酒杯,淡淡的道,“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自当做些轰轰烈烈的大事,整日算计些田地银两,眼界未免太小!”

    王业泰的话一出口,李国帧眼前一亮,若有所思。徐子玉却又羞又怒,按照王业泰话中的意思,自己岂不是成了眼皮子浅只会算计银子?这让自视甚高的徐子玉如何能忍!

    “大话谁都会说,却不知道有没有真正的本事,封侯?业泰贤弟,不是我小瞧你,就你这两下子,便是上战场也只是送死的份啊!”徐子玉冷笑道。

    王业泰淡淡的看着他:“怎么?徐兄看不上我的本事?要不要比一比?”

    王业泰淡淡的语气仿佛一切在握,让徐子玉的火气一下子便窜了上来:“比就比,王业泰,不是我小瞧你,弓箭,火铳,骑术,还是搏斗,这几样你任选一样。”

    王业泰笑道:“现在北京围城,比骑术没有场所,而且以咱们的身份,若是和市井小儿一般肉搏恐怕有失体统。要不咱们比射箭?”

    王业泰的话让徐子玉松了口气,若是比搏斗的话以王业泰的体格徐子玉也没把握轻松拿下,不过比射术,这些年来谁见过听说过王业泰会射箭会用火铳?

    “比射箭便比射箭。”徐子玉自己练过射术,自思无论如何也要比王业泰这草包要强得多,“不过也不能白比,需要一些彩头。就赌一万两银子如何?”

    “这…”王业泰有些犹豫,府中所有的钱都被自己败光了,哪里能拿的出一万两白银?

    “怎么?不敢吗?还是说你刚刚是在胡吹大气?”徐子玉洋洋得意的嘲弄道,“不过没关系,只要你现在认输,为兄宽宏大量,此事便算了。”

    王业泰突然一笑:“好!就依徐兄,一万两就一万两!”

    既然有人巴巴的给自己送银子,想不要都不行。射箭?你们这些王八蛋不知道,老子在另一个时空在圈子里可是有着神射手的雅号!

    就在此时,街道上一片大乱,一队人马冲到了春风楼外。

    怎么回事,众人愣神时,一个人直闯进了房间,却是原本应该在楼下吃酒候着的王业泰的长随王猛。

    “世子爷,宫里来人了,陛下召见你!”

本文网址:http://www.1778go.com/xs/7/7541/62638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1778g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