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饮食男女(67)三合一

推荐阅读:土地爷的幸福生活祖巫帝江最初进化重生之贼行天下网游之抢先半步回到明朝当王爷一品江山都市之璀璨人生末日过后傲世天骄

    饮食男女(67)
    (我先给大家更新,然后捉虫。二十分钟后替换捉虫之后的版本。怕大家等的着急先更了)
    第四天,黄广平在办公室,先接到徒弟的电话:“师父,我不去吧怕您白等……”
    也就是说,她还是下定决心,就是要办医院。
    黄广平‘嗯’了一声,“你过来吧,我在办公室。”
    语气不算是多好,但明显没有那天那种明显压抑着的怒气了。林雨桐麻溜的过去,秘书笑着指了指里间,“快进去吧,半个小时候以后厅里有会议。”
    也就是说自己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林雨桐点头,推门进去,黄广平面前一堆材料,应该是开会需要用到的。他还是没抬头,问说:“决定了?”
    “是!”林雨桐站在他的办公桌前,给他的杯子里续了水,见里面泡的是黄连,就知道这是上火了。可见还是很生气的。
    黄广平在林雨桐双手举着杯子递过来的时候终于是从材料堆里抬起头来,“你要知道,私立跟公立不同的。你身在公家,很多事情都很方便。可一旦……可能事情办起来就不不会像是现在这样容易了……你准备好应对了这一切了吗?”
    在他眼里,这就是个刚才大学走出来没几年的孩子,知道什么水深水浅。自己跟她的关系特殊,能保证的就是她占理的时候能得到公平待遇,其他的时候,只会对她比对别人更严格,瓜田李下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路得她自己往下走,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得她自己去应对,没有捷径可以走,也没有谁能替她遮风挡雨。
    “我知道。”林雨桐就笑,“我知道您不放心,可您只要好好的,别人想欺负我,也得抻着劲儿是不是?”
    哼!不指望你经营一家医院的本事跟你的医术一样叫人放心,只要能跟你说甜言蜜语的水准看齐就行。
    他这才接了杯子,“这两天我也去你师祖那边去了……”
    嗯!
    林雨桐笑着没言语。
    黄广平就道:“他老人家是赞成的,你那天来怎么不告诉我?”
    林雨桐就道:“看您说的,您难道不是为了我好?”
    黄广平觉得这个徒儿叫人顺心的地方就在于这里,她总是在细微处能照顾到你的情绪。没用长辈施压,是给他这个师父最大的尊重。
    他的面色和缓的下来,“自己找个地方坐。”
    “没事,我就站在您边上,您有话就说,我听着呢。”很是乖巧的样子。
    黄广平哪里还绷得住,“你的计划我看了,从我的角度看……可行。”比他想象的要好的多,“是你自己做的?”
    是!
    黄广平又点头,心里多少有些惊讶的。但如此也好,好歹能安心一些。
    那就没事了,他从没有在经营这个行业里干过,也没一点的经验,就道,“那你就忙你去。厅里这边……你依旧是被邀请的保健专家,没什么具体的职务,另外,大学那边保留你客座讲师的身份。”别的,也再没有了,“手续这些倒是简单,剩下的事情才是难点……”
    钱从哪来,设立在什么地方,医院有什么拿的出手的大夫,等等等等,这些要处理好可不是容易的。往往一个医院筹建起来,好几年都未必能成。为啥呢?会经营的不是大夫,是大夫的有几个是会经营的?凤毛麟角啊!
    手续的所有问题,有黄广平帮着处理,而这审批手续一进入流程,林雨桐要自己办医院的事就不再是什么新鲜事了。
    而林雨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医院辞职,省一算是消息灵通的,杜仁杰这个直系领导就道:“小林啊,你要是对待遇有什么不满意,你只管说嘛。你看……你这叫我很有些措手不及。”
    走是走定了的,林雨桐就道:“以后,咱们还可以合作嘛。我那边到底是庙小,还得您多提携。”
    有你们不想要的病人,只管扔给我。你这边需要,我也可以过来。这就叫合作。
    杜仁杰就笑,“你这个小林啊!”说着,就跟林雨桐握手,“不瞒你说,我是真不愿意你走。你也知道,我这主管的工作特殊,领导一点名,我把人请不来,那是我的无能呀。”
    “您放心,但凡招呼,一准就来了。”林雨桐跟他保障,“我也指着您想吃饱饭呢。”
    两人在相互恭维客气中把手续走完了,不用上班就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时间自由。不用早九晚五的赶时间了!
    “但这不赶时间了,也是不到晚上不见人。”齐芬芳这么跟保姆嘀咕呢。
    但林雨桐是真忙,这边一点头,一入流程,那边她还没想着去找钱呢,钱就找上她了。第一个联系她的是顾鑫,替她姐约的。
    顾森见了林雨桐,难得的露出几分笑意来,“我是听顾鑫说了几耳朵,但是没有确切的消息,我都没敢动。昨儿厅里的消息一出来,我就赶紧叫顾鑫联系你……算第一个吗?”
    林雨桐跟她握了手,笑道:“您的反应当真是迅速。我这边什么头绪都没有,您就有请。我叫您一声大姐,这谈起来,我都不知道从何开始谈。”
    顾森点了点林雨桐,“小林不老实……”
    “当真不知道。”林雨桐就道,“这钱多钱少,这得是我看好了地皮之后,选址之后才能确定的事……您说呢。”
    顾森马上接话:“小林啊,你这是忘了辉煌集团是干什么的?地皮……城郊还是有几块的,你要是愿意,今儿就能去看……或是马上叫人,过来给你介绍介绍……”
    “我叫您一声大姐!”林雨桐摆出示弱的面孔,“您就给我点缓冲的时间,叫我捋一捋。这么着您看行不行,您叫人把资料给我送一份,我详细的看看,实地的去考察了之后,咱们再谈。”
    顾森马上点头,朝站在门口位置的助理招手,“把东西赶紧拿过来。”
    助理马上将手里的包打开,里面一大摞子资料就放在了林雨桐面前。
    林雨桐不得不佩服,昨儿才得的消息,今儿已经根据厅里那边的最新消息,拿出了最详实的资料。
    她郑重的接过来,“顾总,资料我接下了,会尽快的看完,给您回复。”
    很谨慎,没有丝毫因为这边要什么给什么就有丝毫动摇。顾鑫说的对,这确实是个不容易被左右的人。
    她看准对方的医术,但辉煌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她也需要找个好的合作对象。林雨桐在审视辉煌,审视自己,自己同样也在审视她,看她是否有潜力。缺少经验这不重要,但要是连基本的能力和潜力都没有,再好的医术也不成。
    两人这次见面,接触属于浅尝辄止。顾森知道,只要林雨桐需要资金,就会给辉煌这个机会,哪怕不是独一无二的合作者,但这也成啊!这里面看的就是顾鑫的面子。
    林雨桐一走,顾鑫就进来,“大姐,我跟你说,要么你就把这个项目交给我负责,要么您就得改改您的风格。说实话,不是谁都吃您强硬那一套的。”
    我强硬了吗?
    顾森朝他摆手,“谈下来之后,教给你负责……但前期,我得跟到底……”不是十分看好,他也不敢叫顾鑫接手。自家这个弟弟,能走到如今,百分之八十是靠运道。尤其是这两年,一帆风顺。那是刚好认识了那个尹振,而刚好,尹振不是个坏人。他这人,信一个人就没有丝毫怀疑……而且,做生意太温和,没有丝毫攻击性。可人不可能一辈子靠运道。
    对自家姐姐的强势有了解的顾鑫也没再废话,“我就是提醒,您悠着点。另外,再温馨提示,你要是把她惹毛了,人家真就撇开你了……我该交往我还交往我的。你的事是你的事,我的事是我的事,你能因为您心里不痛快,我就不交朋友了,对吧?”
    老实呆着吧你,我自有分寸。要是一位的只强势,生意能做到今天?
    林雨桐倒是没注意顾森的这个方面,她花了三天时间,自己开车看了顾森提供的几块地皮。回来就跟四爷道:“地方当真都是好地方。顾森眼光不错……”当然了,人家的小道消息渠道也不错。这几块地皮虽然都在郊区,但都在规划的地铁线边上,甚至是规划里的地铁口,“价值不可估量。”
    真是因为价值高,所以才不能用。高份额代表着主导权,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四爷就道:“东城区,那里属于老工业区。当年那里最繁华,现在最难改制的就是那里。以前的老职工不好安置,厂里剩下最值钱的就是地皮。如今都是往外出租。”麻烦自是不用说,关键是还得,“那一片,经济没有增长点。”
    也是!
    四爷又提醒,“东城区的区长是新上任的。”他说着就指了指茶几上的简报,“你去看一下,这位区长上任半年,钟SHI长去了四次。”
    林雨桐就去翻简报,这是市级的报纸,现在谁还看这个?但四爷就是订阅了,而且不仅看了,还做了简报了。
    一个新上任的区长,哪位领导去,这就意味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比别人要亲密。
    林雨桐把简报翻了一遍,然后合上,“我还是直接联系徐鸿飞吧。”
    徐飞鸿是钟山钟SHI长的秘书,提前约一下,比较合适。
    那边接到林雨桐打来的电话,还比较讶异,他以为是钟老的身体有什么问题,但想想,那边有生活秘书,要是有问题肯定第一时间要打电话来的。
    如果不是那边的事,那林雨桐打来电话是为了什么事。这个女人年纪不大,但却属于不能慢待的那种人。保证老爷子多活几年,对领导的意义重大。
    他特别热情的接了电话:“……是林大夫呀,你是贵人事忙。但凡打电话来,必是有事。有什么吩咐只管说,能办的我办,办不了的我想办法也要办。”
    来回应酬,说的都是场面话,林雨桐没多绕圈子,直言道:“徐主任,我是找领导有些事汇报……您看能不能给安排?”
    一个大夫……当然了,她还是卫生厅的干部,但这种的汇报工作,叫个什么汇报工作?反正就是有事要见领导呗。
    徐飞鸿心里迅速的衡量了一遍,紧跟着就接话,“领导早说过来了,林大夫不是外人,有事直接过来就好,再忙总也有时间见见的。”
    林雨桐岂能当真?她连声致谢,又问了时间,差不多什么时间过去方便。
    徐飞鸿看了看日程表,“领导一点到一点五十有午休的习惯,两点上班,两点半有日常工作会议……”
    那就是两点到两点半之间还有半个小时时间。
    林雨桐这边谢了,就准备下午再去见人家。结果这边才放下电话连五分钟都不到,手机就响起来了,是钟山亲自打过来了,“小林啊,有什么事就说。能解决的我马上就给你解决了。”
    听秘书一说,他就给回过电话了。老爷子那么大岁数了,不用人吩咐,也不求你什么,定时的去看看老爷子,打从上次从医院出来之后,这多长时间了,老爷子连个头疼脑热都没有。这人情搁在这里,是不容有一丝拿捏的。
    林雨桐就道:“领导,能电话里说的,我不就直接给您打电话了吗?知道您工作忙,我跟徐主任问了时间,不能耽搁您的大事。”
    钟山抬手看了看时间,“领导有再大的事,也得吃饭。这么着,市小招那边,今儿十二点下班我直接过去。有什么话咱们边吃边说。”说着就问,“小尹呢?上次咱们市里的网络安全会议,我们还见了一面。这也有日子没见了……”
    听话听音呀!年龄的女性跟领导接触,到底有许多不便之处。自己不带四爷过去,估计钟山就会带其他人来,比如徐鸿飞……他又怕林雨桐说的事不好叫别人知道,因此才借口问起了四爷。
    这就是女人出门办事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了。
    所以还先得开车去接了四爷才过去吃饭,十二点十分,钟山准点过来。小包间是属于钟山日常招待客人的地方,菜也很简单,四个菜一个汤,很家常的风格。
    钟山跟两人握手,“都是自己人,咱边吃边说。下午我还有会,也知道小尹挺忙的,咱们也就不喝酒了,就吃饭……想要什么自己点。”一副自家人的样子。
    那就吃饭,林雨桐主动接了话茬,“知道您忙,我就不耽搁您时间了。我看门见山的说,您吃您的饭。”她吃的很慢,“我跟您汇报一下,我辞职了。厅里保留了我保健专家的头衔,但以后,基本不去医院出诊。”
    她说完,就停顿了一下。钟山明显夹菜的筷子也停了一下,然后点头,示意林雨桐继续。
    “我想做一家中医院,需要您和东城区的支持。”直接抛出了意图。
    钟山的筷子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放下米饭的碗,将汤碗往跟前挪了一下。脑子却飞快的转了起来:私立的中医院,需要自己和东城区的支持?
    “规模大?”钟山问道。
    “是!”林雨桐抛出她的想法,“也不知道以健康服务为主导的产业链,东城区有没有兴趣?”
    以健康服务为主导?
    钟山眼睛一亮,这是个很不错的提法。
    他干脆把汤勺直接放下,“有材料吗?”
    林雨桐都准备好了,直接打开包把材料递过去,“还得您给把把关。”
    钟山接过来翻了几页,觉得不是应付人的玩意,是用了心思的,“我收下了,我需要时间看看,然后再跟下面的同志研究研究。”
    这是必要的程序,事关一个区发展方向的事,这绝对不是一个人三两天能办成的。
    但既然接下了,这就证明钟山对这个思路是赞同。只要在这些方面达成一致,那很多事情就都好办了。
    这顿饭只吃到后一半,四爷才说话的,真就当了一回布景板。
    从小招出去,四爷就提醒桐桐:“你得有思想准备,如果人家确定了这个方向,那么,受邀请的绝对不会是一家。”
    不管计划说的再怎么天花乱坠,叫别人信你一个人能做的多大多强,那是痴人说梦。
    事实上,钟山晚上叫了东城区的区长孙民上家里来的时候,孙民大致的将计划看了一遍之后就道:“资料确实是做的漂亮。如果细细的研读,里面的数据想来都是详实禁得起查证的。但是,领导啊,她考虑的事她的发展,可我得站在我的位置上考虑问题。产业产业,什么叫产业,有规模才叫产业。”
    是这个道理。
    钟山转着手里的茶杯,“我就是那么一提,该怎么做,你们下面自己研究嘛。”
    明白!
    孙民就道:“这件事,我回私下的跟林大夫沟通。”
    这是看在钟山的面子上。
    钟山就摆手,“能提出这个构想的人,不是胸中没丘壑的人。不要因为人家是小女子就小看了人家。”
    我的错!我的错!妇女同志能顶半边天,怎么敢小看?
    饶是林雨桐有耐心,这段等待的日子也觉得有些难熬。这消息传出去了,上门要合作的人很多,投资嘛,“这么好的事可千万不要忘了我呀林大夫。”最近最常听到的就是这句话。
    林雨桐只能表示,还不到那一步,到时候会通知大家云云。每天虽然在家,但也属于照看不了孩子的。但是明显孩子还是很开心,她玩她的,反正妈妈在家就好。
    齐芬芳见天的念叨,“现在人家打电话,等你把你那一套拿出来跟人家说说去,看到底有多少人肯拿真金白银叫你打水漂?”
    林雨桐无奈的很:“我的妈呀,我听一天电话头不疼,被您念叨的疼的受不住了。这件事咱能叫她过去再不提不?”
    哼!不提就不提。我看着你戏怎么往下唱。
    说着又道:“哦!对了,我忘了跟你说了,厨房一袋子菜,是上次那个……那个谁来着?就是上次送菜那个姑娘给送来的,说是老家带的,是菜干,给咱家带了不少。”
    张欣吗?
    还来送菜?
    “没说有事没事?”林雨桐就问。
    “我问了,说没啥事。”齐芬芳就道,“就说来感谢你的。”
    “我就帮了人家一次,下次人家上门,东西也别收了,也别指使人家跑腿干活,小姑娘在外面挺不容易的。”林雨桐叮嘱齐芬芳。齐芬芳就道,“你也真是,咱家需要帮忙的人吗?陌生人我要人家干啥活呀?”
    林雨桐没管家里的事,这边暂时没有消息,她得去见几个白老推荐的人来。
    这些人散落在省里的县市里,她得亲自见见这些人去。
    她却不知道,她前脚刚走,后脚张欣就找上门来了。公司给的任务,好歹也算是一个行业里的人,林雨桐要自己开医院,这在圈子里不是秘密了,公司了就叫张欣负责这边,看着需要的医疗器械和将来的耗材能不能选用他们的。
    来了被告诉林大夫不在,啥时候回来也不知道。其实林雨桐晚上也就回来了,省内又不走远,再晚都往回赶的。
    林雨桐不在,这边也没有要干的活,刚好林忍让招呼着药店那边卸货,规整,然后张欣就过去帮忙。林忍让并不认识这小姑娘,店里也都不认识,也就林雨苗在上次送菜的时候见过一面。
    刚好,林雨苗接受之前家里说的事,在小区里开一家汗蒸房的建议,仪器叫小四帮着忙的,今儿也到货了,林雨苗顺便把张欣给抓了差了,“……我家老二是大夫,我老公也是大夫呀!我就奇怪了,怎么就没有医药代表来找我老公,也顺便给我家干活呀。”
    啊?
    还意外的撞见一个大夫吗?
    “您歇着,我来!”我弄不动,雇人也得帮您收拾好。
    却说林雨桐本来是去见人的,结果车子都已经出了城区了,却接到一个电话,陌生的电话号码,说话很有几分公事公办的意思:“是林大夫吗?我是东城区区政府的邹平,请问您今天晚上五点有时间吗?”
    哦!这消息来的可真是时候。
    “有!”林雨桐直接问说,“去哪里?”
    “地址会随后发给您,请您准时赴约。”
    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林雨桐皱眉,这位秘书比起徐鸿飞可差的太远了。晚上五点,出城之后赶回来都在八点之后了,那肯定是回不来的。所以,今儿是走不了了。走不了了,也没有回家,她开着车,在东城区转了好几遍。最后,还是停在了纺织厂这一块。
    纺织厂的老厂区,分片对外出租了,做什么的都有。
    这里成片的有好几栋旧楼,都是五六十年代的建筑。外面是陈旧的很了,圈在围墙里面,从外面看,只能看到上面两层。这房子应该是租出去了,那窗户上有贴着‘婚姻中介’字样的,有贴着‘××辅导’字样的,正看呢,就听后面叫了一声:“林雨桐?”
    嗯?
    她回过头去,看见李典站在身后。
    “你怎么在这里?”两人同时问出来。
    李典朝马路对面指了指,“我家就在对面的小区。”
    哦!对了,差点忘了。
    “我过马路吃个饭……这边的小馆子多。”他有些不自在,两人虽然在一家医院,但他还是忙成狗的小医生,林雨桐都已经是颇有名声的名医了。所以平常几乎没碰过面。今儿却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你到这边是……看地方?我听说你要自己开医院。”
    “哦!我过来看看,若选址建医院,从开工到建成,再到投入使用,怎么着没有两三年也不行。这段时间,我需要办公地点的。转了好几圈,能连成片的也就这里了吧。”
    对!李典就往前走,“你对这里不熟,不知道路怎么走,我带你进去看吧。这现在都是租出去的,提前准备是对的,这些玩去哪搬离,安排起来也需要时间。我在这里长大,这里我熟。我跟你说,别看这里的楼救,但当年的建筑质量绝对叫人放心。只要外观翻新一下,里面重新装修,用起来要比新盖的楼好。最前面这一栋,是当年省纺织厂的招待所……”
    六层的小楼,得需要改装电梯的。大开间的门,重新整修整修也会很气派。
    “再往后是办公楼,两栋办公楼,后面还有青工宿舍两栋楼,一共五栋楼。这规模可是不小……你都要?”会不会太大。
    都想要的。
    李典就再没说话了,带着林雨桐把能看的地方都看了,出来了,才问说:“也不常见到你,怎么样,身体都恢复过来了吧。”
    是说生孩子之后都说林雨桐的身体不好了。
    “都好了。”林雨桐被问的还挺不自在,转移话题,“你呢?还没打算结婚?”
    李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家里也催,想着年底把婚事办了。”
    “那行,记得给我请柬。”林雨桐说着就告辞,“耽搁你时间了,赶紧忙去吧。我还约了人,改天请你吃饭……”算是答谢。
    好啊!虽然知道,再也不可能在一块吃饭。
    林雨桐在外面晃悠到四点半,才到了人家指定的地点。对方给的地址很详细,连包间都告知了。林雨桐就顺着给的地址往包间去,结果一到门口就听到里面的说笑声,她敲了敲门,里面一个声音就说:“得!又来一位同仁。请进吧!”
    林雨桐推门进去,里面坐了七八个人。而且,还有几个面熟的,应该是行业协会里开会的时候碰过面。其中一位印象深刻,因为白老跟他的父亲很熟悉。
    这位也站起来:“林大夫啊,怎么也没想到是你。”
    他起身主动跟林雨桐握手。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这是擅长中医整骨的唐家老二唐俊,至于身后的小伙子想来是家中的后备。唐家从不收徒弟,手艺也是只传男不传女的。这样的场合带的只可能是唐家自己的人。
    果然,唐俊就跟后面的后生道:“彦东,快来见见,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白老门下的林大夫。”
    两人打了招呼,另一边几个人,认识的也过来都打个招呼。
    这边坐下来彼此寒暄,其实谁也不太摸谁的底。倒是林雨桐,比较出名,大家都知道她,算是根底比较清楚的。
    直到孙民来了,林雨桐才知道,这都是干啥的。
    孙民对林雨桐还是比较关照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做到叫林雨桐心里有数呢?他就率先道:“一桌子人,只林大夫一个女同志。那我就给女同志介绍介绍各位。”
    “唐大夫就不用介绍了,你们该是熟悉的。”孙民直接给跳过去,但林雨桐还是正式的跟唐俊握了握手。孙民接着往下,“这是张康来博士,他是做美容整形的,有在韩国学习三年的经历……”
    张康来起身跟林雨桐道:“一接触这边的同行,就听过林大夫的大名。以后咱们就是邻居,还请多多关照。”
    林雨桐点头,“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也请你不吝赐教。”
    “这是在沪上恒生牙科医院的蒋文斌院长,这次过来主要是开个分院。”
    此人很文雅,一笑一口美容过的牙,像是一面活招牌。
    “这是六安齐老的弟子路一鸣路大夫……”
    听过!推拿按摩很有一手。
    接下来什么烧伤专科医院的,什么月子中心的,什么体检中心,乱七八糟,什么都有。但每一个都很有来头。
    孙民在正式的会面之前把大家召集起来,只为一件事,事先征求大家的意见,看看接下来的合作需要有哪些问题。
    当然了,合作为的就是地皮。
    但政府不可能把城区的地皮划出来,那是有主的。只能在最外围,跟郊县交界的地方给大家划地方。大致的具体位置,只能是抓阄来决定。具体的方位有了,再根据各自需求的大小来协调。
    他们这个一句那个一句,林雨桐始终都没说话。
    孙民不由的就多看了林雨桐几眼,心里也知道,这位心理大概是有些不满的。但是,这有些事能送人情,有些事就是不能,这个基本的原则他得坚持。见她拿着笔在小本本上记什么,就笑道,“林大夫,有什么问题就直言嘛,今儿请大家来,就是想为咱们下一步的合作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现在有问题提出来,能解决的解决,解决不了的,我回去想法子解决,总之,事情总是要办的。”
    话很强硬,似乎没给林雨桐任何的优待。当然了,林雨桐明白,这是拿自己当了一回教具。反正连自己这个后台很硬的人面子都不给,其他人想私下里怎么着,那也得思量思量。
    这个可以理解。
    她就特别配合,也特别好脾气,“刚才大家说的很全面,我也没什么要补充的。我不知道大家的计划是什么样的,像是唐大夫,他是不急的,唐家有自己的地方,这边呢,就是暂时开不起来,也没多大关系。我这边就不同了,我还是想尽快的就做起来。等医院能投入使用了,我也就有一定的基础了。所以,我急需的就是场地……租用的,长期租用性质的土地,包括上面的能直接改建医院的建筑。”她就看在座的其他人,“你们不用吗?”
    那当然也用了!
    孙民就道:“原来这边有好几个职工医院。”但现在这些医院都不具备什么职能了。可以暂时给林雨桐用。
    但是那几个医院林雨桐看了,都不成,三层的临街小楼,不成。林雨桐就道:“原纺织厂那块连着的五栋楼,您觉得怎么样?”
    那地方可大了!
    其他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还是唐俊先道:“林大夫先期就用这么大的场地吗?”
    中医又不怎么需要病房,完全不需要呀。
    林雨桐就道:“诸位,咱们以后是要做邻居的,就没想过现在就一起?”
    是说大家聚集在那一片。
    这个叫人怎么答?
    唐俊就跟其他几个人相互对视,然后一个个就都矜持的笑。
    林雨桐也对这些人一一的看过去,没错,没谁想这么近的挨着的,尤其是中医,交叉的地方很多,那地方挨的太紧,摩擦太多,相互对比又太过明显,一个不小心就会踩到坑里去,挤在那里干嘛?疯了。
    林雨桐心里也笑:不挨着?你踩到坑里?我就不挤兑你们了吗?挤兑的你们生存不下去,我才能整合你们呐。
    这些人身后个个资金雄厚,那真是膘肥肉厚,那么,我是先吃哪一个呢?
    而这几个也被林雨桐看的心里有点发毛,都说这位是女菩萨,可看人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是吃人的妖精。
    孙民左看看右看看,不由的多看了林雨桐两眼,然后心里猛地冒出一个念头来。他跟几个人打了招呼,“我去方便一下。”出去却打通了钟山的电话。
    钟山看了眼手机,再看了一眼坐在对面下棋的人——尹振!
    就见他手里的小卒子过了河,哐的一声砸在他的‘车’上,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叫吃!”

本文网址:http://www.1778go.com/xs/24/24108/135529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1778g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