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妒火焚身 (上)

推荐阅读: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重生之贼行天下重置属性网游之代练传说万千之心回到明朝当王爷都市之璀璨人生好人卡都市之算命先生全能神偷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方鳌离城还有数十丈的时候就嘶声喊道:“军师!军师!军师救我!”
    贺然皱眉看着他,来到城下时,东方鳌翻身下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仰面嚎啕道:“军师!军师救我啊!”
    见此贺然不再犹豫,转身快步走下城楼,来至城外走到东方鳌身前时,东方鳌已经哭得涕泪横流,见军师出来,他跪爬着拉住贺然的衣襟道:“军师,东方鳌冤枉啊,东方鳌从未抗命,押送途中逃脱也是迫不得已,是因有人要加害于我……”
    贺然闻言心中一震,能加害东方鳌并把他逼到这份上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镇守滚龙河下游的石敬,想到这里,他急忙喝道:“闭嘴!”
    东方鳌情急之下脑子已经乱了,一时未明白贺然的心意,凄声道:“求军师让我辩解几句,我……”
    贺然瞪了他一眼,低声道:“闭嘴!糊涂!”然后对周围的人一挥手,道:“都退到十丈以外!”
    东方鳌猛然醒悟,同时也知道了军师一定会给他辩解的机会,忙起身擦干泪水。
    等众人都退去了,贺然眼光虚无的望向远方,平静道:“说吧。”
    东方鳌稳住情绪,压低声音道:“禀军师,小人当日奉军师之令夜渡滚龙河,当晚攻克沿岸城防,第二天一早兵抵洗瓶山,顺军守卒不战而逃,小人把大军驻扎在洗瓶山上,带了三千人近逼聚仙山,那时小人绝没想去打聚仙山,见其防御松懈也只是命人扫荡了一下山脚关口,小人这么做一来尊军师之命把声势做大些,二来顺便是获取些军资。”
    贺然目光依然望着远方,轻轻点点头,道:“作到这里你没有错,后来呢。”
    东方鳌神色激动起来,道:“后来小人也是按军师之意,让水师往复于大河之上,作增兵架势,可……可那水师在三天后竟不见了踪影,小人又足足等了四天,仍不见对岸传来丝毫讯息,此时大军所携粮草将尽,小人又恐附近顺军赶来增援截断我们的归路,无奈之下只得去打聚仙山,以求占据险要以自保。小人时刻记着军师临行前嘱托,自知身肩重任,每日都在掰着手指算日子,心急如焚的等水师接我们回去,可……可……”说到这里他喉头哽咽说不下去了。
    贺然收回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望向远方,口中道:“你可派人渡河去询问石敬了?”
    东方鳌压抑着内心的激愤,道:“不见了水师的第二天小人就命人扎筏渡河去问了,数日来派了不下十拨,可一个都没回来。滚龙河水宽浪急加之担心顺军水师会随时来袭,小人不敢让大军靠扎木筏过河,请军师明鉴。”
    贺然轻轻“嗯”了一声,道:“这是对的,接着往下讲。”
    “后来水师终于来了,回来之后小人立即去找石敬质问为何这么迟才接我们渡河,石敬言道,有顺军水师巡河,不敢派船出去,又说其后有雾弥江无法行船。军师,我派人日夜在河边值守,从未见过一艘顺军战船由此经过,有几日虽有薄雾但绝没到无法行船的地步,小人与他理论,他就……就传了军师之命,解除了小人职务,把我……把我押起来了。”说到这里东方鳌满腹委屈,虎目中又闪出泪光。
    贺然收回目光,盯着他道:“你在路上逃脱是怎么回事?”
    东方鳌咬了下牙,硬收回了泪水,面带恨意道:“小人的几个亲随见我突然被押起来,猜到其间有蹊跷,就暗中跟着押送人员在路上保护小人,他们夜晚偷听到押送人员要在半路杀害我的密谋,遂动手杀了他们,把小人劫了出来,小人本想立刻跑去平城见军师的,可想到这一带都是石敬辖区,小人又是待罪之身,恐走不多远就会遭擒,思来想去唯有冒险回自己军营或许能够保命,那些弟兄都知我是受冤枉的,幸亏他们庇护小人今日才……才能得见军师。”
    贺然听罢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轻轻的呼了口气,看着他道:“现在谁掌中军?”
    “左塘!”
    “带我去见他。”贺然边着唤钟峆牵来自己战马。
    “传他来见军师就是,军师何必还亲去呢。”东方鳌劝道。
    贺然看着他道:“局势紧急,不能耽搁,白河湾已落入顺军之手,这边不容再出什么乱子。”
    “什么?!白河湾失守了?”东方鳌闻言大惊,同时心里也清楚,军师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自己,那就是相信自己刚说的话了,“请军师下令,小人这就率部去复夺白河湾!”
    贺然摇摇头,道:“你得跟我先去见石敬。”
    东方鳌脸上闪过一丝悲伤,垂道:“是,小人愿去跟他对质。”
    贺然看了他一眼,道:“我不是不信你的话,一来这事太重大,必须当面对质清楚,二来,沿途守将都知道你在逃的事了,我又下令各处关隘缉捕你,就算我即刻取消先前之令,军令也传不了那么快,所以你现在无法带兵。”
    东方鳌一直处于激动状态,听军师这么说才明白过来,道:“小人真是糊涂了,唉,小人现在这脑子也真是不适合统兵了。”
    来至中军驻扎之地,左塘等将领上前参拜,贺然对左塘道:“领兵赶往望龙城听候变帅苏明调遣,我会派人在前面为你们开路知会各地关口放行。”然后目光扫过众人,用手点了两个忠厚将领,“你们俩随我走。”
    处置了这里的事情,贺然毫不耽搁带着那三百军卒直奔石敬所在的双峡城而去。他现在知道苏明那天要说的是什么了,苏明当时肯定就已经怀疑到东方鳌攻打聚仙山与石敬有关,他们都曾经在共国公帐下为将,二人彼此都很了解,苏明是个谨慎的人,虽猜到了事情多半和石敬有关,可没有真凭实据他不愿多说什么,只是提醒自己一定要给东方鳌辩解的机会。

本文网址:http://www.1778go.com/xs/24/24001/133442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1778g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