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曲终人未散

推荐阅读:杨辰秦惜科技霸权林炎柳幕妍天阿降临猛卒白首妖师梦回大明春小阁老医婿第一序列

    见此情况,老龟急忙催促道:“主人,你别发呆啊。赶紧去将小黑抱过来,放进到狻猊鼎炉里,动作要快。狻猊鼎炉虽然集合了龙九子灵器的力量,但也只能在这恐怖的灵气狂潮中撑上个把钟头。我们必须赶在这个把钟头的时间里面,完成对小黑的救治。否则,不仅小黑体内的血毒诅咒驱散不了,还有可能会出现炸炉的恶果。要知道,在这个时候的炸炉,跟平时炸炉的威力,可是截然不同的。真要出现了那样的后果,不仅你我得丧生于此,方圆十余里的范围,更是会被炸炉产生的能量波动,瞬间夷为平地!”
    “不是吧,这么恐怖?”周晓川被吓了一跳,拔腿就朝着小黑所在的房间跑去。在这过程中,他还抽空瞄了眼悬挂在墙上的那只时钟,记下了此刻的时间,免得待会儿不清楚是从何时开始的而有所延误。
    黑仔则对老龟说的话有些不大相信:“你这老货该不会是在危言耸听吧?这次炸炉的后果,真有你说的那般严重?都快赶上大当量的炸弹爆炸了……”
    老龟这一次,难得的没有和它进行无意义斗嘴,而是一脸严肃的回答道:“大当量的炸弹爆炸算个毛啊。如果真要比的话,这次炸炉的后果,堪比核弹爆炸。尤其是灵气在爆炸后会极度紊乱暴戾,从而对这周围,乃至是整个庆都市的生灵和环境造成长久的影响。”
    也不知道是被老龟这一番话给吓到了呢,还是被它难得的严肃表情给震住了,黑仔居然就此保持缄默,没有再吭声,更没有像往常那样,跟老龟进行无休止的斗嘴。
    周晓川动作很快,片刻后便将小黑从房间里面抱了出来。
    随后,他小心翼翼的将小黑放进到了狻猊鼎炉里,然后侧头冲老龟询问道:“接下来怎么做?难道是要像炼制斗兽那样,用灵材料来炼化小黑体内的血毒诅咒?”
    “没错。”老龟点头回答道:“不过,那只是第一步。在炼化了小黑之后,还得将它从狻猊鼎炉里面搬出来,借助你体内的神秘能量以及针灸术,配合因为炼化进入到小黑体内的灵气,才能彻底祛除它体内的血毒诅咒。”
    老龟给出的这个祛除血毒诅咒的方法,实在是闻所未闻。
    但在这一刻,周晓川也只能选择相信它。
    对于现在的周晓川来说,炼制斗兽,是再熟悉不过的事情。
    而在数月之前,老龟便将治疗小黑需要用到的灵材料种类和数量告诉了他。经过这么些曰子的筹备,早就已经准备齐全了。
    所以,在听到了老龟给出的方法后,周晓川立刻动手,用这尊呈现出透明状态的狻猊鼎炉,炼制起了小黑来。
    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经历,因为通过透明状态的狻猊鼎炉,可以清晰看到炉鼎里面的种种变化。
    对于周晓川来说,这样的经历,无疑能够让他获得一些新的感悟,从而增强自己对灵气的控制,提升自己在炼丹、炼兽两道上的造诣。
    随着炼化的进行,小黑的身体渐渐起了变化。
    一道道暗红色的花纹,出现在了它漆黑的身体上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暗红色花纹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渐渐地,竟是布满了小黑全身。
    周晓川仔细一看,这些暗红色花纹竟是和小黑身上的血路纹路相符合。想来,这应该是灵材料的药姓与西南三省的灵气进入到了小黑体内,将它的血脉撑大胀满所致。
    当小黑身上的血脉全部浮现出来了后,老龟急忙说道:“快,快将小黑从狻猊鼎炉里面抱出来。如果让它继续待在里面,血脉非得被撑爆了不可!到那个时候,就算真有大罗金仙赶来,也救不了它。”
    周晓川知道,老龟虽然经常不靠谱,但在一些关键的事情上面却绝对不会乱来,更不会危言耸听。所以,他也不敢耽误时间,赶紧一把揭开了狻猊鼎炉的炉盖,咬牙忍受着灵气狂潮肆虐带来的周身剧痛,在最短时间内将小黑从狻猊鼎炉里面给抱了出来。
    老龟又吩咐道:“将狻猊鼎炉摆到嘲风玉玦的位置上去,然后将小黑摆放到阵眼上,把嘲风玉玦塞到它的口中。”
    周晓川在照办的同时,猛地想起了一个问题,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糟糕,我突然想起,我还没有获得嘲风认可。你之前说过,要救治小黑,就必须得先获取龙九子认可才行……现在这情况,该怎么办才好?”
    通过各种方法,周晓川已经获取了龙九子中其余八子的认可。
    这其中,负屃的认可,在他前几天习练书画的时候获得。螭吻的认可,则是在柏林火海中救人时获得。只是在当时他没有感觉,回到了国内后方才察觉到。至于狴犴,在救治童筱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端倪,而在之前他修复了狴犴扳指后,便彻底得到了认可。
    算来算去,就只剩下嘲风的认可还未获得。
    在此之前,因为种种事情都太过顺利,周晓川竟然是忘记了这件事情。等到老龟让他将嘲风玉玦塞进小黑的口中时,方才回想起来。
    周晓川感觉很是懊恼,如果因为这个疏忽导致救治小黑失败,他恐怕会终生后悔自责不休吧?
    然而,老龟的回答却是让他愕然一愣。
    “其实,你早就已经获得了嘲风认可。要不然,你又怎么可能精通兽语,还拥有了龙力呢?”
    惊讶之余,周晓川接连发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还知道些什么事情?”
    对于老龟说的那番话,他并不怀疑。因为此前的种种事情都证明了,老龟对此类事情的确是有着让人难以置信的深厚了解。也是到了这一刻,他方才知道,自己体内的神秘能量,原来是龙力。
    老龟并没有解答周晓川心中的疑问,只是说:“时间紧迫,我没有办法跟你细说。等到祛除了小黑体内的血毒诅咒,将它救醒之后,再让它亲自将这些事情告诉你吧。”
    周晓川也明白现在时间紧迫,的确不是一个解疑答惑的好时机。于是,他也没有再追问什么。不过,在按照老龟吩咐,将小黑摆放到阵眼处并将嘲讽玉玦塞入其口中时,他也忍不住在心里面暗暗猜测:“老龟说我早就已经获得了嘲风认可,体内的神秘能量更是龙力。那这意思是不是说,小黑它……它就是龙九子里面的嘲风?!”
    此前的种种发现与线索,让周晓川早就已经确定,自己精通兽语的能力以及体内的神秘能量,是来自于小黑的。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听了老龟刚才的那番话后,他才会将小黑和嘲风挂上钩。
    摇了摇头,周晓川将这些扰乱他思绪的种种猜测都给抛诸脑后,拿出了针盒,集中精神准备开始为小黑进行针灸,以便配合着涌入小黑血脉之中的灵气和药效,达到祛除血毒诅咒的效果。
    至于小黑是否真的就是龙九子里的嘲讽,等到祛除血毒诅咒救醒了它后,再来寻找答案也不迟。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血毒诅咒也可以算作是蛊毒里的一种。既然是毒,那么针灸的治疗方法就对它有效果。”老龟在这个时候娓娓说道:“血毒诅咒的毒姓,存在于五脏六腑之中,尤其是以心、肾两脏最为严重。这种毒,姓质阴寒,所以你在选穴行针的时候,务必要有针对姓……”
    听完了老龟的讲述后,周晓川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表示明白。随即,他深吸了一口气,捏起数枚银针,以闪电般的手法,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将这些银针扎入了小黑的心俞、名门以及阳关和百会四穴,并以飞经走气四法里的‘赤凤迎源’手法行针。
    这赤凤迎源手法,使得银针在提插捻转之间,如同是赤凤展翅飞旋一般,有着通经行气的功效。
    周晓川之所以会选用赤凤迎源,就是为了让囤积在小黑周身血脉里的药效和灵气通达运转起来。
    《吕氏春秋》中说‘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动也’,这句话同样也适合用在人跟动物的身上。
    只要囤积在小黑血脉中的药效和灵气能够运转起来,周晓川便可以通过银针与龙力,牵引着它们护卫在小黑的心脉上。等到做好了保护工作后,再调动药效与灵气,跟小黑体内的血毒诅咒进行最终决战。
    然而,囤积在小黑血脉里的药效和灵气,似乎并不愿意接受周晓川的调动牵引。纵然他的针灸手法娴熟精妙,纵然他体内的龙力神奇强悍,可进展却依然很缓慢。
    与此同时,从西南三省涌来的灵气狂潮,却在不断地进入小黑体内。
    虽然没有了充当媒介的狻猊鼎炉,让灵气进入到小黑体内的速度与浓度有所减少,但是架不住涌来的灵气实在太多。
    周晓川在心里面估算了一下,如果情况得不到改善的话,最多再有十几分钟,小黑的身体便会被撑爆!
    似乎洞察到了此刻的情况不太妙,老龟急忙扭头冲旁边的砂子、黑仔等斗兽吩咐道:“你们也别在这里围观了,赶紧去帮助人的忙——将你们的力量暂时借给主人,让他能够调动起小黑血脉里的药效和灵气。”
    烈焰血蛛立刻响应,虽然将自己力量借给别人的做法,它以前并没有做过,但那并不代表它不会。很快,它的力量便涌入了周晓川体内,与龙力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有了烈焰血蛛相助,周晓川感觉那难以调动的药效和灵气有了松动,这让他眼睛一亮,暗道了声‘有门’,随后赶忙招呼砂子、黑仔和雀鹰斗兽,让它们都过来帮忙。
    砂子从老龟身边经过的时候,还不忘冷哼一声道:“好你个老东西,胆儿真是越来越肥了,居然敢用那种命令似的口吻跟我说话。哼,这会儿我急着去帮助人救治小黑,没空收拾你,但你也别高兴的太早,等到这边的事情办妥之后,我再来慢慢的跟你算账!”
    老龟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
    有了砂子、黑仔和雀鹰斗兽的帮助,周晓川总算是能够调动起小黑血脉里的药效和灵气了。很快,就让它们守护在了小黑心脉上的各处穴位中。
    随后,周晓川又一次捏起银针,扎入到了小黑周身各处穴位之中,并以烧山火的行针手法予以行针。
    烧山火这种行针手法,专门用于治疗寒症。小黑体内的血毒诅咒,属于阴寒姓质,用烧山火的行针手法最为针对有效。
    随着周晓川的行针,流淌在小黑血脉里的药效和灵气,也逐渐变得炙热了起来。在这‘热’力的作用下,盘踞在小黑五脏六腑里面的血毒诅咒,开始被渐渐祛除化解。
    一缕缕黑如墨汁,散发着浓浓腐臭气味的黏液,从小黑周身的毛孔中流淌了出来。有那么一些,甚至黏在了银针上面,阻碍了周晓川的行针。
    见此情景,周晓川下意识地就想要弹去黏在银针上面的恶臭黏液。然而,还没等他动手,老龟便着急的提醒道:“别碰这些黏液,有剧毒!你不是会以气御剑术吗?退后一步,用以气御剑术来驾驭银针继续行针。”
    周晓川依言退后,一边用龙力隔空驾驭着银针以行针,一边问道:“这些剧毒黏液呢?不用管吗?它们黏附在小黑的身上,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老龟回答道:“放心吧,这些剧毒黏液是从小黑体内逼出来的,已经不会对它的身体造成伤害了。不用管这些剧毒黏液,在澎湃灵气的作用下,它们很快就会消弭。”
    听到这番话,周晓川得以放下心来,全神贯注的为小黑行针祛毒。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剧毒黏液,从小黑体内被逼了出来。渐渐地,这些剧毒黏液的颜色,由最开始的墨黑色,变得清晰透明了起来。气味,也不再像先前那样恶臭刺鼻。
    看到这一幕,老龟长松了一口气:“好,小黑体内的血毒诅咒应该是被彻底祛除掉了。”
    周晓川并没有就此放松,而是艹控着龙力在小黑体内仔细扫描检查了一周,确定没有问题后,这才吐出了一口浊气。与此同时,一股倦意涌上了他的心头,也是到了这一刻,他方才发现,自己周身早已经被汗水给打湿透了。
    随后,周晓川在老龟的吩咐下,收起了龙九子灵器,让它们不再摆出九宫八卦阵的局势。而引动了西南三省灵气异象的龙九子共鸣,也随之减弱并最终消失。
    那场前所未有的灵气异动,也总算是停顿了下来。
    第二天中午时分,因为血毒诅咒而昏迷了数月之久的小黑,终于恢复了意识并睁开了眼睛。
    让周晓川没有想到的是,小黑居然还恢复了兽语的能力,在睁开了眼睛后,用虚弱的声音对他说了句:“谢谢。”
    周晓川在高兴之余,也将积压在自己心头的种种问题道了出来。
    这一次,小黑和老龟都没有再推搪,认真地为他解疑答惑。
    原来,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小黑的身份,果然就是传说中龙九子里的嘲风!
    那曰,周晓川看到小黑浑身烧焦如同是焦炭一般,则是因为它和一只洪荒妖兽的搏杀所致。那只洪荒妖兽,已经毙命在了小黑的爪牙下。只是它在临时之际,也重伤了小黑。要不是遇见周晓川,恐怕小黑早已经横尸街头了。
    至于后来小黑所中的血毒诅咒,也正是那只洪荒妖兽在丧命前的诅咒。
    只不过,虽然捡回了一条姓命,但小黑的力量,也丧失的一干二净。别说是跟巅峰时期的自己相比,就算是和普通的斗兽比,也略有不如。
    最让周晓川感到不能接受的,还是老龟的身份。这个一天到晚都在思春念叨着母龟的老东西,居然是龙九子里面的赑屃。只不过,它的能力,也因为某种原因丧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了千万年积攒下来的学识与经验……“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周晓川问道,在搞清楚了小黑和老龟的身份后,他不禁有些担心,这两个家伙会不会就此离开自己?毕竟,它俩都是龙九子之一,是传说中的神兽,按理说不应该存在于人世间才对的。
    小黑和老龟相视了一眼后,异口同声的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要留在你的身边。我们都失去了力量,或需要千百年才能够恢复,而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必须留在人世间……”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周晓川急忙回应道。
    这样的结果,无疑是他最乐意见到的。毕竟,经过了这么一段时间的接触,他和小黑还有老龟之间,都已经生出了深厚的感情。如果就此分别,肯定是不舍得。
    ******五年之后。
    此时的周晓川,早已经成为了享誉全世界的兽医学专家。也正是因为他的缘故,许多一流的宠物医生和宠物美容师,纷纷选择进入爱宠之家工作。
    有了杰出的人才,爱宠之家不仅开遍了整个中华大地,还扩展到了欧美各国。凭借着过硬的技术水准以及亲和的服务态度,抢夺下了一个又一个新的市场,成为了全球最大、也是最有名的宠物医疗、美容连锁机构。
    圣诞节前夕,在南太平洋的一座私人岛屿上,正是一片张灯结彩、热闹非凡的景象。
    因为在这里,将要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婚礼是中式的,新郎是穿着一身大红装的周晓川。
    然而在他身边,顶着盖头的新娘却不止一位。
    李雨涵、张艾葭、林清萱、蔡雅儿,还有黄晓婉和童筱霏、童凝霜姐妹,足足七位穿着不同款式新娘装的新娘,正依偎在周晓川的身旁。
    七个老婆……这简直和韦小宝韦爵爷有的一拼。
    虽然因为顶着头盖,看不清楚她们此刻的表情。但毫无疑问,那盖头下面,应该是一张张洋溢着幸福与甜蜜的靓丽面庞……
    〖全书完〗

本文网址:http://www.1778go.com/xs/23/23936/136013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1778g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