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等价交换

推荐阅读:爱上小姨叛锋香国竞艳抗日之铁血征程异世之炼器专家银河勇者仙道炼心封魔末世录狐狸逸事千面人

    朱德尔眼前一亮,仿佛溺水中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急忙点头道:“可以,可以的!”

    因过于激动,他惨白的面上,竟浮现了一丝病态的嫣红。

    “这痛苦可不一般。”李天凡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精神火焰煅烧真灵,可以将根须烧毁,却肯定无法全灭。

    说起来,这仿佛有些类似癌症患者的化疗,肯定是无法根治,但如果对症,对癌细胞确实能起到一定杀灭作用。

    当然精神之火对于血魔眼是绝对有效的,而且妙在几乎不会对真灵造成损伤,当然煅烧时的痛苦是免不了的。

    他曾经把这个当做酷刑用在萨义德和惜花公子身上,大家都亲眼看到过,知道那滋味极不好受。

    “没关系…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了!”朱德尔咬牙,“我还不能死!”

    我绝不能死…至少在那之前,绝不能死…

    他闭上眼睛,心头默念,只觉得心意刚强,再不去想其他。李天凡点了点头,走到殿堂之外,脑中冥想,湿婆神像立刻显出,额头上竖眼张开,一道精神火焰立刻喷涌而出:“运气!”

    朱德尔急忙将调息,真灵立刻有欲破体而出之感,五色气飞腾,几道根须破气而出。

    轰~~~~

    烈焰焚烧,发出吱吱啦啦的声音,根须立刻便见枯萎。朱德尔只是闭目,居然连一声惨呼都没有发出。

    忍耐…我要忍耐…我要活下去…

    ……

    巴达格城共是两名副城主,皆为城主舍姆斯的义子。赛姆德便是其中之一,虽在十三名义子中排行最末,却甚为得宠。主管东城。

    此时他已回到自己的府邸,大步穿过一层层亭台,进入了一所极高的大殿。

    这所大殿两侧摆放兵刃,全都异常巨大,不像是人间凡夫所用,倒像是巨灵神的杀器,散发庄严、肃穆。威压四海。

    而在这大殿的正中,却是一大片水池,池中一朵巨大金莲。含苞待放,一股股神性的波动,向四外阵阵扩散,玄光似花瓣飘飞。凝而不散。

    赛姆德皱了皱眉。坐在一旁,忽然招手,一团灰霾飘来,上面顶着一个托盘,摆放着银壶玉杯。

    “主上…”

    灰霾中竟有一个声音传出,似是女子。原来这是北域中的少数异族,灰霾族中的生灵,本体皆为一团团阴霾。逐渐修成人形。

    这种生灵天生具有异能,可身形分散。极难杀灭,但却只是偏隅小族,在这北域甚受各大城欺压,被掠不少人口作为贵族的奴隶仆从。

    赛姆德顺手抄起银壶,却不拿杯,直接自壶嘴倒出美酒入口,同时摆手,“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是…”灰霾退去,声音竟似如释重负。

    赛姆德也不理会,只是平静的将酒倾落口中,一双眼睛盯着池中金莲。

    变了!

    金莲花上神纹漫布,玄音轰鸣,整片池水被映得璀璨,若圣环的光辉,像在燃烧。

    银壶掷在一旁,赛姆德站了起来,眼看着那金莲层层打开,金瓣中却渐渐透出血红色的光晕,随即一个窈窕的身形自中漫步而出。

    她一步一莲花开,却皆是血莲,红芒中令她洁白晶莹的**更似脂玉,及无可挑剔的曲线,随着她的步伐而摇摆,更增妖娆。

    但,异象突生,那女子刚刚走到岸上,忽然一声凄厉的叫声,整个身形一阵颤抖。

    “怎么回事?!”赛姆德大惊,踏前一步,可没有用,那女子浑身迅速老化,头发变白,刹那间皮肉腐烂,化作尘土。

    在那肉身溃散的地方,一个五色真灵正痛苦嚎叫,可却是男子,自顶上一条藤蔓通向空中,一颗巨大的眼球不住摆动:“该死,该死!”

    “贾米尔,出了什么问题!”

    “有人再烧它的根茎…该死,这怎么可能!”被称作贾米尔的男子猛一抬头,整张脸因痛苦而略有变形,但却可以看出他竟然是大漠中,曾和惜花公子联手突袭白都伦的阴骛男子。

    此时,他一双眼睛中布满血线,形成花型,浑身颤抖不止:“切断吧,切断连系吧…”

    “不行!”一个低沉而嘶哑的声音自空中的眼球响起,“我是神种,是要问鼎至高点的存在,一丝一毫的残缺也不可有!”

    “他怎么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却是萨姆苏疾步走入。

    “恩?你怎么回来了?”赛姆德看着萨姆苏,却并没有逐客之态,反而有些笑盈盈的,“舍不得我么?”

    萨姆苏冷笑,瞥了对方一眼:“他可是你的弟弟,你居然不担心么?”

    “也是你的弟弟不是么?说起来,我们是同母,你们是同父,血脉上更亲近一些吧?”赛姆德居然走过去,一把揽住萨姆苏的香肩,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诱惑般的香气沁人心脾,随后他很小声道,“不过说起来,贾米尔和我在一起的时间确实更长一些,我知道,这种苦难,他受得住!”

    萨姆苏眸光一闪,精气浮现,在空中织成奇异花纹,流动异泽,刷拉一下划过肩头。

    赛姆德急忙缩手,却慢了一步,指尖破口出血。只听萨姆苏冷冷道:“你我是对头了,还是不要烦我的好!”

    “这倒是,你是欲斯兰教的异教徒,我却是信仰蛇神。”赛姆德将手指轻轻按压一下,流血立时止住,“我也纳罕,城主怎么会允许你入欲斯兰教?”

    “我是私下加入的,因为认清了一切,只有六欲天主的真理才应被崇拜,天意也只满意欲斯兰教。”

    她话还没说完,赛姆德居然笑作一团,连连摇头:“好了,好了,我真得听不下去了,你难道真想让我相信这番话?相信你没有其他目的?哈哈哈…”

    他笑得欢畅,与贾米尔的痛呼,同时传播开来,让人听着很是难受。

    “那是你的事了。”萨姆苏也不生气,反而平静的坐下,“我们在这里,没有问题吧?我记得你说过城中的符文…”

    “无妨!”赛姆德大手一摆,止道,“若是连我这宫阙内都要监控,那位义父大人岂非要日日看我行乐?”

    他没有细说,实际上这宫阙乃是他自建,内中符文并未设置监控之效;而且城中若未出事,那位城主也不可能闲得没事,胡乱查看曾发生的事情。

    “若如此,你不如把那女人赚到此处,我们…”萨姆苏银牙轻咬,透出恨恨之意。

    “可以!”赛姆德淡淡看着对方,“若坏了城主的安排,你担当得起就行。”

    萨姆苏嘴唇动动,没有说出话来。便在此时,贾米尔终于停了下来,整个身体还在微有颤动,但却不再惨呼,用力将身子撑起,大口的喘息。

    “没问题了?”赛姆德当即走了过去,一把把对方拽了起来,“感觉如何?”

    “从没这样好过…”贾米尔声音沙哑,似乎是方才喊破了喉咙,但语气却阴冷中透着快意,“还有没有女人?…”

    赛姆德皱眉:“我的女仆虽多,也不能这样无休止的挥霍吧?”

    “我需要!”贾米尔用力的拉了一下对方的肩膀,“不,是它需要!”

    赛姆德抬起头来,望着空中那盯着自己的巨眼:“和我说话的,究竟是你,还是它?”

    “自然是我!”贾米尔阴笑着,言道自己并不是傀儡,这一切只是交易,自己为血魔眼做事,换取力量,等价交换而已。

    听了贾米尔的话,赛姆德低头思考了片刻,忽然拍了拍手,两名精壮的男子已将一名少女架了进来,“你尽量有所节制,我不能为了你,影响主子的布局。”

    说罢,他头也不回向外走去,萨姆苏也不再安坐,站起身来,饶有意味的看了看那女孩:“好漂亮的小妹子…好好享受吧,第一次么?不过,肯定是最后一次吧…”

    她走了,身后那女孩惊呼,却没有用,衣衫瞬间撕裂,一双美丽的眼睛无助的望着满天藤蔓席卷而来,充满了惊恐和绝望!

    “救,救命…”她叫着,却没有人理会,娇躯虽奋力挣扎,两条雪白的美腿拼命乱蹬,毫无用处,被两条蔓藤硬生生拉开,露出迷人的禁区。

    贾米尔带着野兽般的喘息,走了过来…(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www.1778go.com/xs/17/17251/108225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1778g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