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了结(二)

推荐阅读:我的美女老师宠物魔术师凌驾异界网游之野蛮之王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重生之魔幻猎人娘山108星少女兵动三国警备区音乐之王

    所谓的军事法则,归根结底,都是基于作战意图的实现。

    游牧民族,讲究成列不击,甚至把这个上升到军事作战原则。那是因为,攻打阵势严整的军队,即便打赢了,也得不偿失。更何况,人口基数摆在哪里,容不得性价比低的战斗。

    那么,对于农耕民族,半渡而击,其实也不是好的选择。因为,作战双方都是企图通过战斗,尽量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若真半渡而击,即便打赢了,但以步兵为主的军队,无法有效追击和扩大战果,即便打胜了,价值也不大。说到底,宋襄公的半渡不击,既有道德上的考量,也有战果上的追求,只不过是因为输了,才被后人取笑而已。

    同样,杨炯之所以耐心等着麻狗把阵势摆布出来,也是想着好好打一仗,争取尽量消灭有生力量,省得追歼不及,又跑到鹰岩寨去强攻。

    杨炯松开马缰,看了一眼身旁的亲兵,示意把黑风牵走。黑风本就是战马,今日见识了战场气氛,正兴奋地刨着蹄子,却一下子被亲兵牵走,顿时执拗起来,傲娇地不肯迈步。不得已,杨炯只得又上前摸摸黑风的鼻子,还低声安慰了几句。

    或许是听懂了,黑风这才恋恋不舍往阵后跑去。

    抽出背后的斧头,见对面苗人武装也跟着动了,并快速向这边冲来,杨炯大声下令,“全体都有,止步,原地列阵!”

    “重炮营,准备射击!”

    “弓箭兵,火枪兵,做好准备。”

    毕竟训练日久,基本的队形还是掌握得很牢固。即便是在行进间,队形也保持得很整齐,原地稍作调整,更是像用尺子量过的一般。严整而富有暴力美学的阵型,让每个虎山军由衷感到自豪和踏实。

    两方的距离在迅速拉近。麻狗在针锋相对下令进攻后,手底下的武士,或许是因为求战心切,或许是因为紧张亢奋,不知不觉间越跑越快,队形也逐渐凌乱起来。若是站在山林之巅,宛然可以看见,一片散乱的灰黑色,正快速向一块规则的红**域靠近,似乎可以凭借面积的优势吞噬掉红**域。

    胡素专注地观察着,在平坦的坝子上,在草绿的地上,每隔二十步的距离就会有一堆涂着朱砂的石头。那是胡素的重炮营提前设置的,也是大当家吩咐过的。前天晚上,大当家把自己叫去,笃定地告知,跟苗人武装的战斗将会在山下的坝子进行。

    出于对大当家的一贯信任,胡素坚定地埋头执行。不过真到了此刻,胡素却又惊疑起来大当家又不是麻狗他爹,为何笃定一定会在黑牛寨的山下坝子打这一仗?莫非,大当家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胡素愈发惊疑,眼神复杂地望向前面不远处昂首挺立的大当家。

    ……

    此刻,杨炯眼里只有不断靠近的苗人武装,自然不知道胡素对自己的揣测和观望。在杨炯看来,苗人武装人数有个四五千,都是些精壮彪悍的汉子。面对即将到来的战斗,他们不仅没有畏惧退缩,而且显得很亢奋嗜血,一个个扬起手中的苗刀,大吼大叫着向虎山军这边奔来。

    麻狗也下了马,跟在队伍里面冲锋。即便是威武雄壮的苗家汉子,也曾听说过汉人在弓弩器械方面的厉害。坐在马上,固然威风,却太过显眼,万一不幸遇到官府军队弓弩的重点照顾就不好了。

    快,跑得更快些,冲得更急些,用手中锋利的苗刀,劈下对面官府军队的头颅,撕破他们的阵型,把他们埋葬在黑牛寨的这片坝子里。今日一战,将重新夺回三妹子!今日一战,将成就苗疆新的王者!

    麻狗在心里呐喊着,祈祷着,憧憬着!

    或许是听到了麻狗的呐喊、祈祷与憧憬,胡素断然下令,“开始射击!”

    砰砰砰,三声巨响,三个黑疙瘩从天而降,砸落进了麻狗的队伍。虎蹲炮造成的杀伤并不多,也就有七八个苗人武士缺胳膊断腿,或被扫掉了脑袋,但是巨大的声响却给其他的武士造成了心理阴影。是天雷,还是法术?

    即便没有停下冲锋的步子,但仿佛还在耳边飘荡的巨响,却让这些武士有些忐忑,既期盼再次见识和印证,又害怕伤害会落到自己身上。

    战前标定的距离,熟练呆板的动作,让重炮营的射击便捷不少。炮手们快速清理炮膛,快速装填弹药,弄好之后,立即举起小红旗,向身后的胡指挥使示意。胡素用力下劈指挥刀,有力嘶吼下令,神情肃穆而坚定,仿佛自己指挥的是几十上百门炮一般。

    在将近一里的距离上,重炮营发射了三轮。这个成绩,让杨炯比较欣慰。让胡素担任重炮营指挥使,现在看来,没有选错,他不仅对火力运用有天生的敏感,而且平素治军也算是比较严格。不然,这么短的距离,繁琐的装填,打个两轮就顶天了。

    ……

    有些人,即便没有正儿八经打过仗,但天生就有一种战场敏感。麻狗就是这其中一个。自己的队伍,遭到了官府军队那从天而降的铁球的打击,不断出现伤亡和喧闹,麻狗虽然很愤怒,却并没有惊慌。因为他意识到,这种铁球每次只砸下来三个,造成的伤亡其实很有限,真正影响的是队伍的士气。

    麻狗当机立断,停下了冲锋的脚步,站在原地大声呼喊,“打仗,哪有不死人的!铁球砸不死几个人!冲上前去,用咱们手中的苗刀,把对面的官府走狗给宰了!……”

    见麻狗这么吆喝,身边的亲卫武士也跟着吆喝起来,顿时形成了一股声势,有效止住了大伙恐慌情绪的蔓延。一些寨主和武士也跟着叫嚣起来,给别人,也给自己打气。没人在意躺在地上的伤亡者,也没人在意那些**和哭泣,苗人的队伍又坚定而快速地向虎山军的阵前冲去。

    进至六七十步的距离,有些武士拿出了弓弩,准备对虎山军进行射击。麻狗见了,立马喝止道,“你射个鸟!官府走狗的弓弩不比咱们的好?!不要磨蹭,赶紧冲过去宰了他们!”

    麻狗的判断很准确,因为接下来的一刻,密集的箭雨从天而降。

    和重炮营一样,在战前,弓箭兵千人队也进行过一些准备。距离多少,角度多少,都有过测算和实验。所以,箭雨很精准地降落到了苗人队伍的头顶上。

    不同于虎蹲炮的巨响,箭支在空中划过,发出嘶嘶的摩擦声,虽然不震撼,却让人听了起鸡皮疙瘩。箭阵不仅声音不好听,而且杀伤效果惊人。除了一些寨主外,一般的苗人武士基本上都没有盔甲,有的戴着斗笠,有的举着木盾,下落的箭雨基本都能溅起血花。

    伤亡骤然加大,不少武士都是闷哼一声,然后扑通倒地。一看,大多在额上,颈部,或者胸前插着箭支。个别的,身上甚至插着好几支箭。

    因为有亲卫武士举着盾牌护着,麻狗倒是没有中箭。不过,看到身旁不断有人倒下,麻狗愈发愤怒,连连大吼,“给我杀上去!宰了那些走狗!杀上去!”

    麻狗一边拼命往前奔跑,一边疯狂地喊叫着,突然发现,对面虎山军的一小块区域,有人平举着一根根黑乎乎的铁管子,正对准自己的队伍。直觉告诉麻狗,这可能又是官府走狗的什么厉害军械,就是不知道究竟是靠什么杀伤人的。揣测间,一排黑管冒出了火光和烟幕,接着传来一阵响脆的砰砰声。

    前边好些武士扑通倒地,有些当场阵亡,有些在那里痛呼,同时用手骇然地捂着胸前或腹部的窟窿。瞬间,血水便汹涌而出,不管用手怎么捂,怎么堵,殷红的血水就是一个劲儿往外冒。伴随着汹涌的血水,凄惨的嚎叫,生命力在那些受了莫名伤害的武士身上,迅速地消逝。

    火光、烟雾、脆响,每一次出现,都会有不少武士倒下。于此同时,头顶上的箭雨也是一阵阵瓢泼而下。血水,痛呼,还有那不断倒下的武士,让麻狗的亢奋和憧憬迅速褪去,一丝恐惧油然而生。

    但事已至此,唯有一战。当寨主这些年的经历告诉麻狗,跟别人争斗,最忌讳懦弱和犹豫。这世间,从来都是强者的天下,懦弱就意味着受欺负。在争斗的关键时候,不仅不能犹豫不决,反而要奋起一搏,用凶狠和决绝压倒对方。

    这一次,麻狗再次抑制住心里的恐惧,咬了咬牙,大声鼓动道,“咱苗家的汉子,就是靠勇武立身!今日,不是杀了官府走狗,就是死在黑牛寨的坝子上!苗家汉子,没有夯货,给我杀!”

    喊完话,麻狗一把推开护在面前的亲卫武士,猛地向前窜出,双手紧握苗刀,面色狰狞地冲向对面的虎山军。

    此时,杨炯也深吸了一口气,大喝一声,“弓箭兵,火枪兵,后退!刀盾兵,亲兵队,跟我上!”

    急促的牛角号凄厉地响起。在杨炯心目里,这是他要下的倒数第二个命令。下达完这个命令后,杨炯举起双斧,带着亲兵,毅然撞向苗人的队伍。

    接敌瞬间,就有血水与残肢扬起和落下。

本文网址:http://www.1778go.com/xs/14/14306/90034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1778g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